扣证件、扇耳光、电击身体,中国某公司老板和中介强迫工人劳动

作为工厂老板,应该合法经营,善待工人,但河北白沟一家箱包铝框厂负责人孙云丘(化名)却经常对工人大打出手,还采用电击、打耳光等手段强迫工人劳动,而且不给报酬……

被限制自由工人逃跑

2020年3月22日,保定白沟新城管理委员会发布《关于恒利箱包铝框厂拖欠工资、殴打工人事件调查处理的通报》,3月21日,自媒体发布“4个外地打工小伙在保定白沟惨遭毒打,河北省电视台经济生活频道《今日资讯》栏目曝光!”的视频。此事发生后,白沟新城管委会高度重视,警方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,展开调查,同时责成白沟新城劳动监察部门就拖欠工资问题进行调查处理。3月21日下午,工厂负责人孙云丘(雄县大营镇人)已向4名工人足额支付了被拖欠的工资5万余元。专案组依法依规就殴打工人情况进行调查。

警方调查之后,将此案移交检方。

据检方指控,孙云丘自2019年2月份开始在福路经营恒利箱包铝框厂,期间赵某介绍多名工人到工厂工作。孙云丘伙同赵某采取扣留身份证件、扣压工资等手段限制人身自由。孙云丘通过殴打、体罚等手段,强迫工人劳动。

公诉机关认为,二人的行为应当以强迫劳动罪追究刑事责任。

孙云丘供述,从2019年2月开始在白沟经营恒利箱包铝框厂,从2019年春节至今,工厂里有13名工人,都是北京的一家中介公司和赵某的中介公司介绍来的,均收取了中介费。2020年3月20日晚上,因为有四名工人逃跑的事惊动了警方和劳动部门,就让赵某把三名工人接走。曾让工人写自愿在工厂上班保证书,工资2500元到3500元,年底结清,每月支取50元到150元的零花钱。

但在庭审中给,孙云丘辩称,没有扣押过工人的身份证、手机,只是要求工人把身份证存放在工厂办公室,不让工人随便出去是因为疫情的原因。有工人挨打是因为生产中产生的废品较多或者偷拿了口罩。

另一名被告人赵某表示,确实为孙云丘经营的工厂介绍了十几名工人,每名工人收取1700元到1900元的中介费,都是由北京的黑中介介绍,他又转手介绍到孙云丘的工厂。扣押身份证是因为工人都是通过黑中介买来的,怕工人没干活就逃跑。

殴打电击限制人身自由

据被害人秦某陈述,2015年5月,被中介介绍到恒利箱包铝框厂打工,老板孙云丘口头说每月工资2500元,让写了一份肯定能够干到年底的保证书。每个月能够拿到150元的生活费,没有发过工资,没有假期,每天从8点工作到晚上12点,手机和身份证被收走。

秦某称,他负责工厂的管理,2019年8月、9月、12月,因为有工人逃跑、铝框没做好等琐事,自己曾受到脚踹、扇耳光等惩罚。老板让他管过工人,“看着工人不让他们逃跑,不听话的工人就打,不能打出人命。”后来因为老板不给工资、不让出门、不让和家里联系,他和三名工人选择了逃跑。

工人李某陈述称,2019年被中介赵某介绍到白沟恒利箱包铝框厂打工,当时老板说每年结一次工资,年底结清,但是一直到逃跑也没有拿到工资。有一次因为把机器弄坏了,孙云丘就用电棍电击自己的后背,后来其就从工厂逃跑。

被害人米某说,2019年12月份到北京西站附近找工作,一名男子问去不去河北白沟一个箱包铝框厂工作,自己愿意去看看。当天晚上10点左右,中介赵某开着一辆面包车将其接走,并收走在北京西站办的临时身份证。老板安排四个看着像保安的人看着工人,有一次活没干好,被保安用鞭子抽打腿部。

被害人张某、郑某、刘某等人做出了相似的陈述。

老板和中介触犯强迫劳动罪 两人一起获刑

据会计许某证言,工人到厂后需要写保证书,保证干够半年或者一年,工资年底结清。孙云丘和工人口头商定的月工资是2500元到3000元,但是没有发过,平时工人可以支取零用钱。

法院认为,孙云丘采取暴力、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他人劳动,赵某明知孙云丘实施强迫劳动行为,仍为其招募、运送人员,二人的行为均构成强迫劳动罪,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。

赵某曾因故意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,刑罚执行完毕以后,在五年内再次犯罪,系累犯,依法从重处罚。

法院一审认定孙云丘犯强迫劳动罪,判处有期徒刑1年4个月,并处罚金3万元。

赵某犯强迫劳动罪,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,并处罚金1万元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大榴莲网 » 扣证件、扇耳光、电击身体,中国某公司老板和中介强迫工人劳动
赞(1)

评论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